我的王阿姨

林萬生是一個21歲的青年,180的身高配上健壯的軀體成為了大學籃球隊的主力,因為長得帥,大學裏有很多的女生都很喜歡林萬生。

而林萬生才是喜歡鄰居的王阿姨,王阿姨本名叫王月兒,是個公司會計。30歲的王阿姨有著165的嬌小身材,娃娃臉有著一種不屬于婦人的可愛,因為丈夫是個酒鬼所以經常喝的爛醉如泥回到家打罵王阿姨,真不知道王阿姨那種溫柔的人怎麼會嫁給一個酒鬼,這是林萬生經常想的問題,因為互相做鄰居做了5年,所以兩家人很是熟悉。

因為學校離家不遠,所以林萬生這個大學生並沒有住校,而是選擇住到家裏,星球六的下午林萬生照常從家裏面出來做個飯後運動,當走到小區西門附近的時候,傳來女生的哭泣時,伴隨著男人的辱罵時聲,『這個聲音聽起來很熟悉,對了,是王阿姨的聲音,王阿姨怎麼哭了,還是去看看把』一想到是鄰居王阿姨,林萬生就快步跑了過去。

映入眼簾的情景讓林萬生怒火中燒,隻見水泥地上側做著一個婦人,淺藍色的連衣裙上有著數個腳印,而婦人可愛的容顔此時布滿了淚痕側臉還有一個巴掌印,正是王月兒本人,旁邊則站著一個中年男人,此刻中年男人打著滿嘴的酒咯嘴唇大張罵著一些髒話,「賤人,我喝酒就喝酒,你還敢管我,真是個賤皮子」。

中年男子不是別人,正是王月兒的老公陳關,此時陳關喝的醉醺醺的,正對著王月兒發酒瘋。

聽著男人的叫罵聲,林萬生大喝道:「閉上你的髒嘴」,林萬生的一聲大喝嚇了陳關一大跳,中年人看到眼前的高大青年,一時沒認出是自己鄰居的孩子,叫囂道:「哪來毛沒長齊的小娃娃,滾回家去找你媽喝奶去」。而坐在地上的王月兒聽到是鄰居家的孩子的聲音哭泣漸漸小了下來,隻是輕微的抖動著身體。

林萬生二話不說,上前一步直接來到陳關的面前一拳打在了陳關的臉上,放倒陳關後,林萬生看了一眼昏迷不醒的陳關不屑道:「真是個人渣」,不在去看那不省人事的陳關,徑直走到王月兒面前蹲下身來,看著身體輕微抖動的王月兒,林萬生心裏一陣心痛與憐惜,輕聲說道:「王阿姨,你還好嗎?我是萬生,王阿姨我抱著你回家吧,好嗎?」。

王月兒微微的點了點小腦袋,看著王阿姨同意,林萬生輕輕的抱起王月兒,生怕碰到了他的傷口,向著住戶樓走去,看著懷中低著小腦袋的王阿姨,林萬生再一次輕歎『為什麼王阿姨這麼可愛的女人,會嫁給哪個像豬一樣的男人』。

「萬……萬生……謝謝你」。

王月兒柔柔的聲音從懷中傳來,低頭看著懷中嬌小的人兒,林萬生笑道:「王阿姨這樣說就太見外了,怎麼說我們也是鄰居,王阿姨也是我的長輩」。

王月兒擡起頭看著這個抱著自己的青年,正溫柔的的對自己微笑,眼圈一紅,眼淚又不受控制的留了出來。

看著懷中人又無聲的哭泣,以為王月兒身體被打的地方開始疼痛,林萬生著急道:「王阿姨你怎麼了,是不是很痛,要不我們先去醫院,在回家吧」。

王月兒看著這個為自己著急的青年,搖了搖頭,小聲說道:「阿姨不痛,萬生你送阿姨回家吧」,說完便再次低下了頭,俏臉一片緋紅。

林萬生還想再說什麼,但是看到王阿姨低下的頭顱終歸還是沒說什麼,繼續走向住戶樓,王月兒家是10號樓3單元301,對面的302就是林萬生他們家,因為王月兒家離小區西門並不是很遠,沒走幾分鍾便到了王月兒家裏。

林萬生在一片不舍之中,把懷中柔弱的人兒放在了沙發上,看了看低著頭的王月兒,轉身準備離開,剛走一步便感覺到衣角一緊,低頭一看,隻見一隻雪白的小手輕輕拽著自己的衣角,這時響起了王月兒那柔弱的聲音:「萬生……在……在陪陪阿姨好嗎」,聽著這柔弱的聲音林萬生心裏樂開了花,正好求之不得,當下便一屁股坐在了沙發上,靜靜看著旁邊自己的王阿姨。

「萬生,你不會不會覺得阿姨很賤」。

「在我的心裏王阿姨就是一個純潔美麗的女人」。

聽到王月兒問話,林萬生立馬開口說道,看著眼前的英俊的青年說出這麼曖昧的話語,王月兒臉紅了紅,低聲說道:「你先在這做一回,阿姨先去換一身衣服」,說完王月兒走向了自己房間。

林萬生聽到這話,不禁楞了一下『王阿姨說這話是什麼意思,為什麼要把換衣服告訴我呢,難道是王阿姨……』想到不堪處林萬生嘿嘿笑了起來。

「萬生,怎麼了」。

聽到說話聲,林萬生擡起頭來,不禁心神一晃,好一個美麗可愛的玉人兒,隻見王月兒穿著上半身穿著一件純白的短袖絲質白衣,而下半身才穿著淺米色的及膝長裙。

王月兒此時內心則喘喘不安,這身衣服是半年前買來的,一直舍不得穿,從來都是小心的收在一櫃子裏,在換衣服的時候看到櫃子裏這件珍藏的衣服時,心中一動,穿在了身上。

聽到王月兒在問自己,林萬生不由說道:「王阿姨,你真的好美,好漂亮,真像是那墜落人間的仙子」,聽到林萬生的誇贊,王月兒甜甜的笑了笑,接著俏臉一片火紅道:「萬生,阿姨想要你……想要你疼愛阿姨」,說道最後一句時王月兒的聲音猶如細紋般,幾不可聞,小腦袋都快低到了胸前。

林萬生不可置信的當大了嘴巴,顫聲說道:「王……王阿……王阿姨,你說的是真的嗎?」,好不容易說完了一句話,林萬生激動的直喘著粗氣,深怕自己聽錯了。

王月兒輕輕的「嗯」了一下,便走進了自己的屋子。

看著自己的王阿姨扭著圓潤挺翹的屁股走進了屋子,林萬生歡呼了一身便快步跟了上去。

王月兒的屋子除了靠門下方的三個衣櫃,和正中間的雙人床,便在沒有任何東西,此刻雙人床上正坐著自己朝思暮想了5年的可人兒,林萬生那還能忍得住,直接撲了過去,把王月兒撲倒在了床上。

看著身下緊閉著雙眼,滿臉火紅的尤物,林萬生溫柔的說道:「月兒,從我上初中便喜歡上了,那時我每天想到的都是你,到了高中對你的想你更是與日俱增,為了能每天看到了,我才考到了離家裏不遠處的大學。」,王月兒聽到林萬生喊自己月兒,心裏又甜又喜,當林萬生說道從初中便喜歡自己,王月兒則是吃驚的張大了雙眼看著壓在自己身上的青年。

看著王月兒吃驚的張開小嘴的可愛模樣,笑道:「我的好月兒,可不可以告訴我,為什麼今天決定把你交給我呢?」。

王月兒扭了扭嬌軀道:「萬生,從來沒有人對阿姨好過,除了已過世的父母外,就屬你對阿姨最好了,當年阿姨被單位的陳關強暴,本想一死了之,但是那陳關卻跪下來說愛了我很久,隻要嫁給他便一定會好好的待我,看著身下跪著的人,我真恨,恨自己沒有早一點看清楚這人的嘴臉,但是想到老家中的父母,深怕自己被強暴的事情被父母,怕父母傷心,找陳關拼命。便答應了陳關的要求,結婚一年後父母便過世了」,想到傷心處王月兒留下了傷心的眼淚,看的林萬生心裏一陣心疼。

親親抱起流淚的可人兒,輕吻掉懷中人留下的淚珠,王月兒對著林萬生嫣然一笑,接著說道:「自從父母過世,陳關不思進取,天天喝酒玩樂被單位開除,無所事事的陳關除了問我要錢喝酒,便對我拳打腳踢,一直過了5年,每天都是一種煎熬,我想過離婚可是他不肯,他說要是離婚的話,便把強奸我的事告訴全公司,我心裏害怕,再也不敢提離婚的事。

直到今天他又問我要錢喝酒,我沒給,他便再次打罵起我來,我實在承受不住了,我想到既然這樣痛苦的活著,不如自殺去地下陪伴父母吧,這時萬生你出現了,先是打倒了那人,接著來到我的面前關心的問我有沒有事,溫柔的抱我回了家「說道這裏王月兒看以了一眼林萬生羞紅著臉不在說下去。

知道了來龍去脈,林萬生恨聲道:「媽的,真是個人渣,真應該把那人渣的腿打斷,手打折,讓他做個名副其實的廢物,」看了眼懷中的人兒,柔聲道:「月兒,從今以後你就是我林萬生的女人,以後再也不會有人欺負你了,我會讓月兒永遠幸福」。

聽著林萬生的表白,王月兒羞紅了點了下頭,看著懷中溫柔乖巧的可人兒,林萬生再也忍不住一口擒住了了那朝思暮想的小粉唇,懷中人兒嚶嚀一聲,身子便軟了下來,無力的雙臂輕輕攀上了愛郎的脖子。

林萬生把王月兒放倒在了床上,自己的大舌頭追捉著那散發出一絲誘人香甜的丁香小舌,雙手也不閑著,左手摟抱著王月兒那盈盈一握的蠻腰,右手則鑽進了王月兒的上衣裏面覆上了那柔軟滑膩的小玉兔,原來王月兒除了外衣,裏面便什麼也沒有穿。

感受的手中的柔軟滑膩,林萬生色笑道:「原來月兒在換衣服的時候就準備好了,怪不得要穿上這件漂亮的白衫,真是個小妖精」。

「萬生,我就是你的小妖精,隻做你一個人的小妖精」,王月兒嬌羞道,身子向上挺了挺,好讓愛郎撫摸的更多。

林萬生那受得了快速脫掉了自己的衣服,看著眼前健壯的男性軀體王月兒立馬羞紅了臉,當看到林萬生胯下那根挺立的長龍,心中更是又驚又怕。

看著此時臉紅嬌羞的王月兒,林萬生覺得此時的王月兒真是美的不可方物,胯下長龍好似感覺到主人內心此時的想法,不由向上跳了跳。

等脫掉了王月兒的衣服裙子,看著眼前潔白如玉的酮體,林萬生不由感歎道,自己的月兒的身體竟是如此的美麗性感,隻見雪白的玉兔俏生生的立在胸部之上,淡紅色的乳暈的之上挺立著一顆淡粉色的小蓓蕾,因為剛才的撫摸,已微微硬挺起來,雪白的挺直大腿中間有著一抹黑色的小密林,密林下面的粉色幽谷已是從那小莖之中留下一絲透明色水跡,就連那渾圓挺挑的美臀也沾染上一絲,大腿下的雪白小足上,腳趾微微捲曲著著,顯示出主人內心此刻的緊張之情。

因為佳人的緊張,全身浮上一層嬌紅色而輕輕顫動著,帶起一波乳浪臀波,林萬生真是看花了眼,柔聲說道:「寶貝,現在就讓我好好的疼愛你」,說吧腰身向前一挺自己胯下粗大腫脹的陽具以插入那幽谷之中,被那緊緻潮濕的媚肉緊緊包裹住自己分身的林萬生,舒爽的發出一聲輕歎,看著身下人嬌羞的可人兒,林萬生慢慢加快了速度。

看著那沾滿口水而閃爍一絲亮光的誘人小紅唇,林萬生伏身含住了紅唇,而雙手再次攀上了那一對讓人著迷的雪白挺挑的玉兔。

「啊……萬生……慢……慢點」。

聽著身下人呼喚著,林萬生看著滿臉潮紅的美人,邪笑道:「月兒真的要老公慢點嗎?」,說著向上使勁插了一下,。

王月兒吃痛道:「小冤家,慢點,月兒受不了的,老公的下面太大了」,此時王月兒也放下了吟持,稱呼林萬生為老公。

「好,那老公慢慢的疼愛我的好月兒」,林萬生慢慢放下了速度,一輕一淺的抽插起來。

抽查了一會,王月兒便受不了這折磨人的煎熬,呻吟道:「好老公,月兒受不了了,求求你了,別在折磨月兒了」。

聽著王月兒呻吟的要求,林萬生故作不知說:「好月兒,怎麼了,不是你讓我放慢速度嗎?,我疼愛月兒都來不及,怎麼會折磨我的好月兒呢!,呵呵」。

聽著林萬生的輕笑聲,王月兒嬌羞道:「老公,求你快……快一點……月兒受不了了」。

聽到王月兒的話,林萬生不在逗身下的可人兒,慢慢加快了速度,兩人都發出一聲舒服的呻吟。

「老公,快……快疼愛……月兒,月兒永遠都是……都是你的人」,上下搖動的王月兒斷斷續續的說出了情愛之話。

「好月兒,老公一輩子也愛你」,林萬生一邊抽插一邊回應著王月兒的情話。

肉體碰撞的啪啪啪的聲回蕩在房間內,伴隨著微微的呻吟聲與喘息聲。

林萬生的大頭移動到王月兒的胸部上,一口含住了那挺立的紅色花蕾,雙手抱著王月兒挺挑渾圓的美臀,把人抱在了自己的懷裏,坐在的床上,接著抽插起來。

懷中全身沾滿潮紅的可人兒上下顛簸著,好似大海中的一葉孤舟,隨時都會被情欲的浪潮所淹沒。

「好老公,我……我要……我要來了」,聽著王月兒激動的嬌喘聲,林萬生知道這是女人要高潮的表現,果不其然,林萬生感覺到懷中人一陣痙攣,緊夾自己肉棒的媚肉一陣緊縮,把自己的肉棒使勁往那花芯深處吸去,林萬生畢竟是第一次那受得了這種刺激,「好月兒,老公也要射了」,說完林萬生精關一松便射到了花芯的最深處。

高潮過後的兩人,清理了下體,便赤裸著身體相擁在一起,看著面前臉蛋沾滿高潮過後而帶有一絲慵懶的王月兒,林萬生溫柔道:「月兒,我到現在都不敢相信,我居然美夢成真,占有了人,讓你成為我的女人。」

王月兒輕輕笑道:「我也不敢相信,我會這麼大膽,不過我不會後悔的,月兒從父母雙親死後,再也感覺不到生活的意義,直到今天,月兒看到了一個憐惜月兒,疼愛月兒,關心月兒的男人出現在眼前,我想要抓住這個男人,不想讓他離開月兒的身邊」。

聽著王月兒的表白,林萬生緊了緊擁在懷中的王月兒,說道:「月兒,從此刻起,我林萬生發誓永不負你,永遠讓你快樂開心,不受一絲傷害與痛苦,如果違背誓言,便讓車撞……」,王月兒急忙用手捂住了林萬生的嘴巴,嬌嗔道:「我相信你,不許說這不吉利的話」。

看著溫柔注視自己的王月兒,林萬生慢慢在腦海中想了一個救出月兒的辦法。

林萬生在學校有幾個好兄弟,其中一個名叫王子華,王子華的老爹是市公安局的局長,當王子華聽到是幫自己的弟妹,二話不說拍著胸脯保證道:「放心,你和弟妹的事,就是我王子華的事,你隻要等消息就夠了」。

聽到王子華的承諾,林萬生笑了笑,『陳關,你加在月兒身上的痛苦,我會百倍千倍還給你』。

星期一的下午,當林萬生在臥室看書的時候,林媽媽看著電視的新聞在客廳大喊道:「小生,快來看這個新聞,5年前的殺人犯落網了」,聽著母親的叫喊,林萬生來到客廳,對著自己的老媽笑道:「媽,你看你這麼大的人了,還一驚一乍的,就像個小孩子」。林媽媽扭了自己兒子一眼,便接著目不轉睛看著電視上的新聞。

林萬生看著自己媽媽的小動作,笑了笑,也擡頭盯著前方電視縮放的新聞,『本市刑警人員,在今天下午會行酒吧門外,發下五年前殺人嫌疑犯,將其逮捕,經一番審查,證實為5年前的逃逸殺人犯,將判無期徒刑,關押在藍山監獄,新聞女主播說道這裏便在電視上放出了殺人犯的照片』。

林媽媽看著電視裏的照片,驚異道:「小生,這人看的好眼熟,是不是我們的鄰居陳先生」。

聽到老媽的問話,林萬生笑到:「媽,就是我們的鄰居,那個陳關,陳先生。」,「啊」老媽大叫一聲,從沙發站了起來,說道:「真是那人啊,想不到我們的鄰居居然是殺人犯真晦氣,不知小王怎麼會嫁給一個殺人犯,還是去超市買點柚子葉去去晦氣」。

看著老媽離開,林萬生冷聲道:「他要真由膽殺人,就不是現在這麼廢物了」,說著,從襯衣口袋中拿出手機撥通了一串號碼。

「我說林子,怎麼樣,哥麼辦的這事,不錯,可要好好請哥麼搓一頓啊」,聽著電話那頭傳來王子華的聲音,林萬生笑道:「沒問題,今晚在陽春閣好好請兄弟搓一頓」,聽到去陽春閣王子華在電話裏直誇林萬生好兄弟,打聽了陳關的事後,再說了幾句,便掛了電話。

原來黃子華給他父親說下午經過行會酒吧的時候發現一個嫌疑犯,像是五年前的殺人犯,王父聽到兒子的話,內心一驚,這還得了殺人發居然在大街上,當場就派了幾名刑警把喝的爛醉的陳關抓了回來,當看到抓來的人不是五年前的殺人犯,王父心裏一陣害怕,最近王父高升在即,出了這檔子事,要是被有心人抓住,不升是小,丟官是大,拼了,在王父決定將錯就錯的瞬間,陳關這個醉鬼在不知不覺的時候成了殺人犯,在一系列判刑後,王父賭對了,官位又高升一層,而陳關在清醒後則大聲哭訴說自己不是殺人犯是被人冤枉的,隻是沒人相信罷了,這且是後話。

林萬生想到沒了陳關,自己和月兒將會永遠的在一起,開心的笑了起來,腦海中閃過王月兒那嬌小性感的身材,與溫柔的面目時,林萬生再也忍不住,邁開腳步向王月兒的走去,幽會那心心思念的佳人兒,順便把這個好消息告訴自己的小嬌妻。

瀏覽:243

為了嗜精當老師

隨機文章 :

與美麗的媽媽偷情

農婦老娘性交歡

我女友在公車被老頭強姦

姐姐弄不夠小姨接著弄

新婚夜新娘懷別人的種

偷嚐禁果—凱芸

變態哥哥誘騙我成性奴隸

上了小媽

三姊妹第一~五章(長篇好文)

三嬸的夜吟

與人妻一起除夕倒數

做化妝師的媽媽

我和小姐的秘密約定

小蕾和爸爸的性事

在學校倉庫裡,硬是上了當導護他的肉穴

不小心就上了實習老師

媽媽的黑色群交

我和兒媳的戀情

嬌小女友被一群工人操

不穿內褲的小姨

好玩不過嫂嫂

內褲弄髒了記得要洗喔~家中有辣媽的不準看

媽媽和姑姑

色狼弟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岳母柔裙美人屄,亂云婿儿仍從容

農村小村官的性福生活

愛裸睡的貝絲

熟妻肉體游泳池

租房淫遇

美艷女同事

向兒子催要公糧的媽媽

上朋友妻真爽

叔嫂激情(孕婦)

絕色鄰居生了我的孩子

被經理內射的真實經歷

真實的秘密

壞蛋…連丈母娘你都惦記

調教淫蕩女秘書

陳家的家教

我行我素

和我合租的年輕媽媽

科學園區性欲難耐的值班女淫娃(受孕三部曲)

母子交媾的性福家庭

書店的阿姨

黑鬼Vs台灣妹

元神出竅偷上老媽

兩個家庭的亂交

癡漢強暴

荒淫一整夜,攪到無力再射!!!

女大學生黃婷婷被民工干成淫娃兒

迷姦美麗嫻淑的媽媽(全)

鹿鼎記趣之建寧篇

打炮中被女警捉到

巨乳阿姨

妾侍的繩虐

媽媽主動讓兒子操



S383美女自拍